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国内正文

中国古代神狩D(中国古代狩猎之神)

2022-06-22 22:37

藤崎慎吾著作《萤女》。

梁清散的长篇小说《新新日报馆:机械崛起》。

姚海军(《科幻世界》杂志主编)

近年中日科幻界的交往日趋紧密,大家的议题也从科幻文学延展到科幻产业。在这里我谈谈对中日两国科幻因本土化过程中产生的不同结果的零散感悟。

科幻与历史结合所带来的传奇性

中日科幻文学的发展同样受到西方的影响,起步时间亦相差不多,但中国科幻有着与日本科幻不同的经历。中国科幻没有像日本科幻那样得到持续发展。在寻求将作为舶来品的科幻小说与中国的传统文化相结合方面的探寻,自然也受到严重的影响。清末民初那种中西合璧、蕴涵传统历史与文化的科幻样式并没得到进一步的演化。

对于传统文化的吸纳与包容性,新中国成立初期出现了考古学家童恩正的《古峡迷雾》这样将历史与科幻结合的优秀作品。此类作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那次短暂的科幻热潮中得到进一步发展。老一代科幻作家刘兴诗、郑文光多有这方面的尝试,比较重要的收获有刘兴诗的《美洲来的哥伦布》、郑文光的《古庙奇人》、程嘉梓的《古星图之谜》等,特别是郑文光的《古庙奇人》,与童恩正、刘兴诗等科幻作家基于严肃的考古学推理而演绎的故事有很大的不同。在《古庙奇人》中,庙宇已经成了一种象征,一种传统文化的符号。这是一个显著的进步,它让历史科幻有了包罗万象的可能。

到新时期,历史科幻已经成为科幻文学的一个重要类型,出现了很多作品,中国科幻也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丰盈起来。钱莉芳2004年出版的《天意》有着划时代的意义。这不仅仅是因为它创下了中国科幻小说自1984年以来的销售纪录,更因为它开穿越小说之先河。钱莉芳打开了中国悠久历史所编织出的巨大空间。这个空间在中国科幻作家过去的创作实践中,已经被打开一角,但有了《天意》的比较,之前的尝试便一下子显得拘谨起来。近几年梁清散的长篇《新新日报馆》和宝树的一些创作颇为引人注目。《新新日报馆》围绕着记者梁启与清末科技发明达人谭四展开,将超越时代的技术与那个引人联想的时代相融合,巧妙地展现了科幻与历史结合所带来的传奇性。

神话和民间传说是科幻文学的重要根系

基于西方科技而产生的科幻文学在中国和日本都经历着自觉或不自觉的寻根历程,这个过程对科幻文学的发展至关重要,关乎这一文类能否吸引到更广泛的大众。对中国科幻来说,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科技精英主义的对抗。在日本,这一历程很早就结出了硕果。半村良1971年开始在《科幻杂志》连载的《产灵山秘录》便是其中之一。与《天意》一样,《产灵山秘录》也是以历史为主线。它的故事围绕着“日”族人寻找具有强大灵力的神山产灵山而展开,随着故事的发展,舞台渐渐从日本扩大到了全世界甚至月球。而故事的时间也从日本战国时期一直延续到二战后。《产灵山秘录》将真实的历史与虚幻的历史相互糅合,亦真亦幻,成功地拉近了科幻小说与读者之间的距离。这种在本国传统历史文化中找寻切入点的手法,增加了科幻文学的厚重感。